知性app

上海的夜比白天热闹,这座城市的挤了太多外来的年轻人,他们拼尽力的在这座城市里打拼,为了自己的梦想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这口气让他们白天费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到了晚上,这个唯一能用来放松的时间,他们自然会想办法来释放自己的身心压力。

所以酒吧一向成为了年轻人的狂欢之地。

表面上的狂欢,往往背后都藏着不为人知的心酸,可是今晚的冉宇明,是实实在在的狂欢,非常的欢,欢的他脸上的笑容从来都没有消散过。

在他心里,方志强除了,王霞也彻底跟他闹翻了,虽然他表面上海没有跟王霞撕破脸,但两个人其实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

可冉宇明却并不伤心,反而是感觉到自己解脱了,因为没有王霞的束缚,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此刻的他在酒吧里左拥右抱,一边一个漂亮少女,别提多潇洒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狂欢的这一刻,虹桥机场的方志强和毕罗春两个人已经下了飞机。

大卫依然在不断联系着杀手,在机场附近设下埋伏,而佳家公司的王亚欣等人也是紧锣密鼓的对冉宇明进行着严密的监视。

方志强和毕罗春更是一心着急的想要回到公司。

包括在家里的王霞一方面感受着偌大的房屋带来的空虚寂寞感,另一方面也在为方志强的佳家公司操心。

所有人的内心都紧张焦急,唯独只有冉宇明这个幕后操盘一切的人,此刻在酒吧的进行着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狂欢。

咖啡馆温婉柔美的气质

“老板,目标出现,什么时候动手?”

虹桥机场的人看到方志强出现的一瞬间,就赶紧给大卫打了一个电话,因为大卫之前非常严肃的叮嘱过他们,绝对不能让方志强活着回到公司,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就立即动手。

可是此刻的他们找不到动手的时机,毕竟机场这样的地方实在是人多眼杂,根本不适合杀人。

大卫听到这话,毫不迟疑的说道:“我再说一遍,绝不能让他活着回到公司,你们可以放他们离开机场,他们总要在路边拦车吧?只要有合适机会,立即动手!另外,我承诺给你们的一千五百万,事成之后一笔给清!”

“是!”

听到钱,杀手立刻就提起了精神,目不转睛的盯着方志强的身形,随着方志强的离开,他也紧紧地跟在身后。

而此刻的方志强跟毕罗春也是一脸凝重的商量着什么。

“强子,你说今天那些人,会是谁派来的呢?”

毕罗春到现在都忘不了今天在西京遇到的那场危机,一个不小心,他们两个人可就都玩完了!

方志强摇了摇头,其实心里已经有怀疑的人选了,既然冉宇明对外公开宣布说自己现在生死不明,而且综合冉宇明最近所有的所作所为来看,这件事有极大可能就是他安排的!

可是手里没有明确的证据,所以方志强也不能断言,也就没有多说,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

“强子,我的意思是,如果这件事是冉宇明做的,那么他很有可能再次对我们下手,所以……我们必须得小心一点!”

不得不说,毕罗春这个一向容易冲动的大老爷们,在这个时候还是听心细的,这一点就连方志强自己都没有想到。

听完毕罗春的话,方志强侧头看了看他那凝重的脸色,之后微微一笑道:“冉宇明有那么大的胆子吗?咱们现在都回到上海了,他要是敢在这里动手,那等待他的就一定是故意杀人罪,不是死刑也是无期吧?”

毕罗春却并不认同方志强的话,反而继续坚持着说道:“我觉得咱们还是小心一点好,那个冉宇明现在已经彻底疯了,谁也保不齐他会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方志强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毕竟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他和冉宇明之间,也只剩下了你死我活的关系了,到了这个时候,如果还单纯的认为冉宇明会保持一丝理智,的确是有点异想天开了。

“老毕,你现在给亚欣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直接到我家来,我们就在我家讨论这件事。”

想了想,方志强直接对着毕罗春如此说道。

“啊?到你家?要不要这么着急?”

毕罗春有些诧异的瞪了瞪眼睛,虽说是他提醒方志强要小心,但是也没想到方志强居然这么火急火燎,大老远的从西京市刚刚下飞机,就迫不及待的要在家里开展工作了?

“老毕,你应该很清楚,咱们现在就是在跟冉宇明比赛时间,谁能在时间上取得先机,谁就有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如果我们晚一步,让冉宇明捷足先登,那我们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方志强转过身,一脸认真的看着毕罗春,一字一字的说道。

毕罗春看着方志强那认真的样子,也赶紧点了点头,之后就准备给王亚欣打电话。

可方志强再度拦道:“别打电话!”

毕罗春听到这话更加不解了,又看了看方志强,一脸疑惑的问道:“不是……你到底要我怎样?”

方志强此刻环视了一圈四周,最后缓缓靠近毕罗春,轻声的说道:“发微信就行。”

“可微信他们不一定及时看到啊……”

毕罗春不假思索的说道。

微信的确挺方便的,但是这样紧急的事情的确还是直接打电话比较好。

方志强继续说道:“照做就是了,别问那么多。”

在林珊的公司待了一段时间,方志强也涨了很多见识,在现在这个社会上,只有自己想不到的,没有别人做不到的。

不管是打电话还是发短信,只要有人想要查,就一定能查得出来,反而是微信这种看似不怎么安的通信渠道,往往容易被调查的人忽略。

不过此时的方志强并没有跟毕罗春解释这么多,毕竟现在也不是适合解释的时间。

毕罗春最后也只好是点了点头,随即给王亚欣发去了微信,而且是以文字形式发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