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草app打开闪退

“会不会是某种传奇魔法?”海拉尔问。

“这我就不清楚了。”乔安摊手苦笑,“传奇魔法的境界,离我还太过遥远。”

“那应该不是传奇魔法,但威力的确是达到了传奇魔法的层次。”

卡斯蒂斯爵士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立刻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约瑟夫刚才讲述的场面,我有印象,不过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持有那口神话巨剑的人,还是班尼斯特·温斯洛普的父亲——约顿海姆殖民总督兼驻军司令罗尔斯·温斯洛普。”

“我与温斯洛普伯爵的陈年恩怨就不提了,至于陨星剑上结附的魔法,其实乔安猜对了一半,准确的说那是‘神话流星爆’,威力比普通‘流星爆’强得多。”

“‘神话流星爆’……”乔安喃喃自语,禁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他本人就擅长多种神话法术,当然清楚将普通法术升级为神话法术,将会带来多么巨大的提升!

可是以他当前的施法能力,连普通版9环“流星爆”的边儿都还够不着呢,实在是无法想象“神话流星爆”的威能,持有结附这种神话法术的武器的班尼斯特·温斯洛普,究竟有多么可怕。

“还有约瑟夫刚才提到,小温斯洛普的神话力量,能够使皮肤变得非常坚硬,刀枪不入,这其实是温斯洛普家族的‘石肤圣印’,我不清楚小温斯洛普的圣印进化到什么级别了,但是他父亲的石肤圣印已经达到高阶境界,能够抵消10个能级的武器伤害,只有精金锻造的传奇或者神话武器,才能击穿这层坚硬的皮肤。”

卡斯蒂斯爵士慢条斯理地说。

海拉尔和锡安姐弟面面相觑,眼中带着茫然。

阳光少女闺房展露可人萌脸可爱至极

什么叫“石肤圣印”?

他们听都没听说过!

“呵呵~听不懂没关系,你们就当那是一种特殊的超自然血统吧。”

卡斯蒂斯爵士这话看似是对海拉尔和锡安姐弟说的,视线却望向乔安,眼神意味深长。

“爵爷,温斯洛普父子……难道也是那位圣母的信徒?”乔安的嗓音禁不住微微颤抖。

“何止是信徒?当初‘怪物之母’曾打算在我和老温斯洛普两人中,选择一人成为她的选民,不知她怎么想的,最后选择了我,这个错误的决定,足够她后悔一生……呵呵,如果当初她选择的是罗尔斯·温斯洛普,后来也就没那么多风波,而我很可能还在南方老家的庄园里,陪伴老婆孩子安稳度日,也不用像如今这样,忍受疾病产生的痛苦。”

卡斯蒂斯爵士慵懒的笑容里,隐约透出一丝苦涩。

“温斯洛普伯爵和他的儿子,毫无疑问都是‘怪物之母’的信徒,至于他们父子俩有没有在约顿海姆创建一个类似‘圣母兄弟会’的教团,我就不得而知了。”卡斯蒂斯爵士望向约瑟夫·亚当斯,“等你到了新·阿瓦隆,记得设法调查一下这件事。”

亚当斯轻轻点了下头,思索着说“既然温斯洛普父子俩有这样的背景,那么班尼斯特·温思罗普身边那两位形影不离的好友,帕特里克·弗格森和约翰·安德里,很可能也是‘怪物之母’的信徒。”

卡斯蒂斯爵士不置可否的抬了抬手,请他继续说下去。

“帕特里克·弗格森和约翰·安德里都是约顿海姆的青年军官,虽然年纪不过二十岁出头,却都拥有准传奇级别的实力。”

“这两个人也追随小温斯洛普参加了奇袭临渊堡的作战,而且在战斗中表现的非常骁勇,据说我军不少官兵命丧在他们手中。”

“帕特里克·弗格森是‘奥法骑士’进阶的‘魔射手’,枪法神准,被誉为新阿瓦隆的‘枪王’。”

“从我搜集到的情报来看,弗格森这个人的性格很复杂,既是重视荣誉胜过生命的高傲骑士,也是冷酷无情的杀手,偶尔会奉温斯洛普父子的命令,暗杀敌对势力的首领。”

“传说‘枪王’弗格森有一个怪癖,每次执行暗杀任务的时候都会提前以‘短讯术’通知对方,不仅明确道出自己的暗杀意图,甚至还会很好心的提醒对方,自己射出的子弹将会淬有剧毒,哪怕没有击中要害也足以致命,为此向暗杀目标表示歉意,叮嘱对方多加小心。”

“一个令人惊诧的事实是……‘枪王’弗格森历年来的刺杀行动,从无失手!即便暗杀目标提前收到通知,严加防范,到头来照旧逃脱不了那颗致命的子弹,而‘枪王’提前发出的那封通知,无异于死神的请柬。”

“约翰·安德里,是由‘奥法骑士’进阶的‘否决之刃’,约顿海姆军方的情报负责人,外表看来只是一个热情开朗、多才多艺的青年军官,精通各国语言、音乐、诗歌和绘画,尤其擅长击剑术,与人决斗从无败绩,被誉为新阿瓦隆的‘剑王’。”

“‘血腥王子’班尼斯特·温斯洛普,‘枪王’帕特里克·弗格森,‘剑王’约翰·安德里,再加上卡吕冬佣兵团的淮亚和博尔松姐弟俩,都拥有准传奇级别的实力!”

“临渊堡之战,除了小温斯洛普和他手中那口神话陨星剑,还有一个人也为攻陷要塞立了大功,同时也给包括詹姆斯中校在内的守城官兵留下了噩梦般的心理阴影,此人就是‘卡吕冬的母猪’淮亚。”

“我刚才有说到,小温斯洛普挥剑召唤神话流星火雨,轰击临渊堡的北大门,给守城部队造成极大的心理威慑,但是要塞最先被攻破的却并不是北大门。”

“小温斯洛普在正面发起的攻击,其实只是虚张声势,目的在于吸引守军的注意,与此同时,卡吕冬女王淮亚在‘隐形术’的遮蔽下,由要塞南侧趁虚而入,只花了不到一分钟就徒手爬上高达百尺的城墙!”

“啊哈?徒手爬墙?”霍尔顿忍不住吐槽,“我实在无法理解这种做法,直接施法飞上城头,或者传送进去,不是更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