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蝌蚪app**最新版

袁可立退走后,朱由栋坐在会场的主座上半天没有动。

说真的,古往今来,像他这样能折腾的皇帝真的不多。虽说他情况特殊一些,毕竟大明内部的问题实在是太多,而外部竞争又太激烈,由不得他不折腾。但是从他担任监国起,不过二十四五年的时间,政体、财政、税收、军事、经济、文化……几乎都被他动了至少一次。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大明经历了如此剧烈的变化,整个国家还总体保持了稳定。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这都是如温体仁、袁可立、孙承宗等人的功劳啊。

但是现在,这些人快就是最近,慢也不过五六年,就要离开这个舞台了,也要离开他了。如此境遇,由不得他不伤感。

不过,伤感完了后,他还要继续思考,这一批帝师党致仕后,该用哪些人来接替他们——穿越者很多时候都是拍脑门,真正的具体做事,把他的想法变成实际的,都是靠的这群帝师党。别的不说,单说孙承宗吧。老孙这些年好像没做什么大事,但是整个大明官场在发生剧烈变动的同时,始终保持稳定不说,核心部门的官员基本都是物尽其才,其品行也基本过得去……朱由栋这么多年来,对人事这个君主最核心的权力从来没有担心过什么。若是孙承宗致仕了,到哪里去找一个既忠诚,又可靠的人事部长?

“皇上?皇上!”

“嗯?方正化?几点了?什么事?”

“皇上,这会是下午一点半,锦衣卫田指挥使求见。”

“哦,让他进来吧。”

“呃,皇上,田指挥还带了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女子,说是要带进来一起见皇上。”

“嗯?”朱由栋嚯的一下站起:“快让他们进来!”

……

时间倒回1637年的9月。

卫衣少女欢乐多

在经历了近一个月的长途旅行后,约翰尼斯*开普敦教授一行终于抵达了南美的利马港。

是的,就是利马港。在海军重新占据优势后,西班牙高达二十万人的陆军(含西班牙加派的三个师以及部分当地人组建的杂牌军)终于可以快速的运输到利马附近登陆了。面对敌人305舰炮的威胁以及明显的兵力优势,孙传庭没有执着一城得失,主动率军退入了安第斯山脉。

这一次的退却,是早就有所准备的退却。所以,新生的印加王国事先在安第斯山脉里早就准备好了营地,食品、军火以及各种防御工事也有准备。甚至连简单的枪械修理厂和土地雷制作工厂都建起了一个——至此,义军面对西班牙正规军,虽然在大平原上正面作战仍然不是敌手。但是在山区里,他们再也不用被西班牙人追着到处跑,而是可以凭借地利进行机动作战了。

不过这些都与开普勒教授无关。焕发了第二春的老头子这次的任务就一个:对投入实战的亲王号战列舰进行检查,获取数据,然后做出调整,以便为西班牙下一艘的万吨级战舰提供更好的参考。

在船上跟着开普勒学了近一月电学知识的格洛丽亚到了这里,很是自觉的没有登上亲王号战列舰:至少在这个时候,她都是想的怎样返回欧洲,然后从欧洲将情报发送出去。若是她在这个时候还非要跟着老头子上亲王号战列舰,那就表现得过于明显了。

但是老头子最近一个月已经习惯了她在身旁,当老头子一个人上了战舰后,表现得特别的焦躁,工作态度也不是很好。所以没得办法,为了自己以后能够获得更好的战舰。西班牙舰队的司令官巴鲁迪斯伯爵在知晓了内情后,破例批准格洛丽亚上舰了。

但,海军司令的这个做法,直接让随同开普勒来到美洲的情报军官费尔南多对格洛丽亚下了杀心。这个女人知道得太多了,为了以防万一,绝对不允许她回到欧洲!因为,就算是回了欧洲,只要开普勒教授保她,她最多也是被监控——这样做是有巨大隐患的,这个世界上,还是只有死人才能永远保守秘密。

一开始,费尔南多想到的是下毒。但是这个女人天天和开普勒教授同吃同住的,实在是难以单独对其下毒——同样的,在不惊动教授的前提下,暗杀也不好办。

想来想去,他决定弄一个意外出来。

9月7日的晚上,他主动邀请教授和格洛丽亚共进晚餐。在宴席中他提出,因为船上都是男人,所以这清洁什么的做的很不好,能否请格洛丽亚女士抽出一天的时间来,以女士的专业眼光,指导船上的黑奴们把卫生好好搞一下。

对这个要求,开普勒同意了:实话实说,这么多天下来,每次带着格洛丽亚上船的时候,船上那些快一年没碰过女人的将士看向格洛丽亚的眼神,让老头也感觉很不舒服。

在把两人分开后,他把格洛丽亚带到了船尾:“女士,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今天将是你人生中的最后一天。”

“中校,怀疑一切,是你的工作职责。你可以怀疑我,但你如此的草菅人命,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哼,从我进入情报学校开始,我就只有一个念头,西班牙的利益高于一切!为了西班牙的安全,一条人命算什么?实话告诉你,在你登船不久后,我们就已经抓捕了你的父亲安东尼。想来他现在在情报局的监狱里,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吧。”

看着冷漠但是绝对镇定的格洛丽亚,费尔南多本能的觉得不对劲,他靠前一步,扯了扯自己身旁的锁链:“女士,为了不在你美丽的身体开洞,我仁慈的准备了这个。请你配合一点,这样你也轻松一些。”

“中校,你是准备将锁链栓在我的身上,让我永远沉眠于海底?”

“是啊,这样做是不是充满了艺术的美感?”

“确实如此,不过我不配合。”

说完这话格洛丽亚就跳了海,费尔南多虽然赶紧跑到船舷举枪射击。但,终究没能要了格洛丽亚的命。

作为锦衣卫仰光间谍学校培养了十多年的精英间谍,格洛丽亚虽然主要是靠美貌和身体来获取情报。但是擒拿格斗、游泳、长途行军这些锻炼都是有的。所以在入水后不久,她就憋着气潜泳了很长一段距离……

最终,她成功的进入了安第斯山脉,被那里的义军发现,并在出示了足底上的锦衣卫纹身后,得到了孙传庭的接见。

恰如朱由栋所言,虽然阿斯图里亚斯亲王号坐镇利马,使得大明的海军无法堂而皇之的直航利马为义军进行补给。但,光是一艘亲王号,是谈不上什么完控制海权的。所以,明军此时仍然有船只可以来往于夏威夷和南美之间——就算被亲王号发现了也不怕,那么慢的一艘船,我打不过,难道还不会跑吗?

所以,孙传庭在听了格洛丽亚的叙述后,用最快的速度为其协调了一只快船,将其送回了大明。

……

“嗯……”在听完了格洛丽亚几乎没有口音的汉语报告后,朱由栋轻轻的拍了拍手:“壮哉!那个?”

“皇上,属下在仰光就有一个汉名,叫葛丝丽。”

“很好,葛百户,你说你跟着开普勒教授学了近一个月的电学知识,可有什么收获?”

“皇上,这是属下从南美横渡太平洋途中,凭记忆写出的学习记录,到底是否正确,还需要我大明的科学家进行验证。”

“不必如此麻烦,拿来给朕看。”

“咦?”

“葛百户,吾皇乃苍龙转世,仙人授柄,无所不知。”

“哦,多谢指挥使提醒。”

接过方正化转递过来的葛丝丽的笔记,简单翻了两下后,一股熟悉的初中物理的感觉,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就好像他这样的学渣根本就不知道酚醛塑料该如何制造,但当傅山拿出成品,并且介绍制作过程后,他就能确定这是酚醛塑料一样。方山科学院卡在电流强度、电阻以及变压器上面很久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当他拿到这份笔记的时候,一下子就鉴定出了这份笔记的真伪:真的,价值极大!

“葛百户,你的功绩,无论怎么夸奖都不足以表达朕的欣赏和感激。好,非常好!现在,请你告诉我,你希望得到什么样的奖赏?”

“皇上,属下在听到安东尼出事的消息前,其实一直都是想着返回欧洲继续为大明效力。但是……”她凄然的一笑:“现在我的身份暴露了,加之我也实在不喜欢过那种让恶心的男人扑在我的身上以换取情报的日子。所以,能不能让我不再回欧洲去了?如果可以,能不能让我去仰光学校担任老师?”

“田指挥,你的意思呢?”

“臣全凭皇上吩咐。”

“嗯……朕前些时日不是让吴三桂去西伯利亚荒原给朕找一些小女孩吗?此事,就让葛百户接手后续工作吧。”

“臣领旨。”

“葛百户。”朱由栋起身,走到距离对方大约两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你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朕非常满意。虽然因为环境限制,你的壮举短时间内还必须保密,你还需要隐姓埋名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朕保证,在你的有生之年,你会看到你亲自缔造的传奇,被世间广为传唱的!”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