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app污

() 刘裕一动不动地看着桓玄,久久,才长叹一声:“桓公子,我就不明白一件事,你已经如此大富大贵,过着远远比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想都不敢想的生活,拥有一整个大州,上百万子民,还有一支庞大的军队,如果安心于现在所得到的,一心为大晋效力,为汉人子民建功立业,必然会青史留名,永远被后世子孙所敬仰,为何就这样贪心不足,非要夺那个九五之位?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桓玄的眼中冷芒一闪:“当然重要,这个位置,就是天下最重要的东西。你说的那一切,什么北伐建功立业,不就是为了这个位置吗?就算我不要这个位置,难道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就能对我,对我们桓家没有猜忌?”

说到这里,桓玄长身而起,激动地开始踱起步来:“我不举先父大人的例子,就说你所敬仰的祖逖祖豫州吧,他可没什么野心吧,他是不是你说的那种没有私欲,一心只想北伐的人?”

刘裕点了点头:“祖将军当然是完美的,纯粹的北伐大英雄,也是我刘裕一生所佩服的人。”

桓玄哈哈一笑:“是啊,这个完美的大英雄,最后的结果如何?他一心北伐,换来的却只是皇帝的猜忌,不仅不给在前方苦战的他以任何支持,还多方制约,怕他建功立业,回来夺了自己的皇位。不仅是皇帝这样想,当时的世家也这样想,王导,王敦,庾亮这些在建康,在荆州掌权的大世家子弟,联起手来制约祖逖,最后还派人接替他,要夺取他奋斗一生的事业,导致祖将军郁郁而终。刘裕,有祖逖的例子在先,你还敢说这皇权不重要?”

刘裕咬了咬牙:“那只是开国时的帝王将相们对祖将军有所防范而已,不代表所有人都这样。更不是你桓家割据作乱,篡权夺位的理由和借口。你们北伐是为了争取功名去篡位,和祖将军完不一样。”

桓玄冷笑道:“有什么不一样?万事看结果而不是看动机。你动机再纯粹,再高尚,结果不好又有何用?东晋开国八十年,到目前为止,北伐取得最大成果的,是先父大人,他三次北伐,收复中原,兵入关中,饮马黄河,这是祖逖也做不到的事。若不是他能做到大权独揽,排除后方的制约和干扰,安能如此?”

刘裕沉声道:“你当权臣我没意见,只要真心北伐,我也愿意支持你。但你想着篡位,我是不会追随的。更何况,现在谢家也在北伐,而不是你桓氏。”

桓玄咬着牙:“若不是现在我们桓家被谢家所压制,叔父新丧,又怎么会让谢家单独出征河北?你觉得我现在冒着生命危险来此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将来的北伐创造条件吗?刘裕,难道连这点你都看不出来?”

刘裕微微一笑,长身而起:“我只看到,听到你想拿这个玉玺去跟胡人作交易,无论你怎么解释,这都是在破坏北伐大业而不是做什么准备。桓玄,如果你哪天真的掌握了荆州,出兵北伐的话,我会考虑助你一臂之力的。但是现在…………”

他说着,拾起了地上的那个装玉玺的包袱,在桓玄的眼前晃了晃:“现在的刘裕,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带着这个玉玺回大晋了。祝你在这里过得如意。”

他说着,转身就向着门外走去,却听到桓玄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冷冷响起:“且慢,我还有最后一句话要说!”

一个人的寂静性感

刘裕没有转身,他握刀的手紧了紧,沉声道:“不用作无畏的尝试了,如果你想硬抢,现在可以给你的手下下令了。”

桓玄摇了摇头:“我不会伤你的,刘裕,这点你早就知道,如果想害你,我有无数的机会。今天我试图说服你跟我走一条路,可惜你还是不听。不过没关系,我继续等,只想提醒你一句,你别把自己跟谢家捆得太紧了,以后想转换门庭也不可能。这次北伐,我不觉得谢家会有什么好的结果,一旦失利,你只会跟着倒霉,这些年来你出生入死打下的一切,都会随风而逝。”

刘裕笑着大步而行,他的声音远远地顺风而来:“谢谢你的提醒,我会留意的,大不了回京口种田打柴,但是北伐的机会,我绝不会错过!”

刘裕的身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鲁宗之从门外走入,低声道:“主公,你若现在下令留下他,还来得及,刘裕虽勇,但我这里有上千战士,他是人非神,总能取下这玉玺。”

桓玄微微一笑:“我要的岂是玉玺?那些蠢货蛮子,我就是做个假的给他们都没关系。我要的是刘裕肯为我真心效力,只可惜现在他还不愿意,不过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说到这里,桓玄笑着拍了拍鲁宗之的肩膀:“宗之啊,作为主公,需要的是手下肯忠心效力,那就得对属下同等地付出和回报,这次我们来长安,不管怎么说,起码把你和你兄弟们的家人给接回荆州了,现在她们是安的,我们再停留几天,就回去。”

鲁宗之的眼中热泪滚滚:“主公对我的大恩,永世不忘,我鲁家一门,愿世代为主公和您的子孙效力。刘裕已走,您在这里冒险没有任何必要,趁着燕军还没面攻城,还是让属下护送您离开吧。”

桓玄哈哈一笑,摇了摇头:“好了,跟你没什么可隐瞒的,现在也可以告诉你,我这次来长安的真正用意了,收服刘裕,取得玉玺只是次要目的,而结盟姚苌或者是慕容冲,更是骗刘裕的借口,当然,即使是借口,表面功夫也得做做,起码能换来关中新势力跟我们桓家几年的和平,起码在我坐上荆州之主的位置之前,我不希望这次北伐的成果失去。”

鲁宗之奇道:“那主公究竟想要什么呢?”

桓玄的眼中冷芒一闪:“我要苻秦完蛋后,一个有继承权的流亡者,苻坚的太子殿下,很合适。”